sf123 > sf123传奇私服 > 腾讯不再“佛系” 正文

腾讯不再“佛系”

2020-04-30 21:55 来源:sf123整理
导读:作者puuuuuma数据支持勾股大数据昨晚,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管理团队调整。包括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在内的多名高管团队成员辞任目前的管理职务,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接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他的搭档是腾讯平台与内容事

作者

puuuuuma

数据支持

勾股大数据

昨晚,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管理团队调整。包括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在内的多名高管团队成员辞任目前的管理职务,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接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他的搭档是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他将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阅文的公告验证了此前市场的猜测,公告发出后的第二天,市场以大涨回应了阅文的此次人事变动。客观的说,市场更看好阅文“换帅”和腾讯“入主”。未来,阅文与腾讯新文创其他业务模块加强协同,取得双赢,阅文或迎来重要转折点。而公告也打消了此前市场的疑虑,吴文辉等管理层荣退后,仍将担任董事会副主席、顾问等职务,以帮助公司平稳过渡。

1

腾讯“新文创”战略,阅文的核心地位

程武是谁?他既是腾讯集团的副总裁、腾讯影业CEO,又是腾讯“泛娱乐”和“新文创”战略的提出者和“操盘手”。

2011年,程武在中国动画电影发展高峰论坛上,提出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构思。此后,“泛娱乐”的构想在现实的推动下逐渐丰满,2013年腾讯文学上线,2015年腾讯影业上线,同年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

2018年,更进一步的,程武提出将文化发展战略从“泛娱乐”升级为“新文创”,探索以IP构建为核心的全新文化生产方式。

实际上,“新文创”战略的提出,是建立在“泛娱乐”战略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基础之上的。从彼时腾讯的业务板块来说,已经从以游戏业务为主,蜕变为拥有包括游戏、影视、网文、动漫、音乐等在内的完整数字娱乐生态。

其中,“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级”,即以IP为核心,打通IP产业链上下游,构建全新的文化生产方式。例如,2007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庆余年》,迄今总共获得了超350万次推荐和60余万次打赏,成功塑造了一个优质大IP。之后庆余年》被改编为电视剧后于去年11月26日开播,开播后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同期播放量均排名第一,成为了2019年的最大爆款。庆余年》电视剧大火之时,又反过来掀起了读者对原著小说的热情,推动小说在完结十余年后重登阅文平台畅销榜榜首。

另外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从前有座灵剑山》,最初以网文面世,受到读者喜爱,陆续被改编为漫画、动画、剧集和游戏等,在腾讯互娱的内容生态下实现多种IP形式的共振。

而在腾讯新文创战略中,阅文处于非常关键的位置。细心的人不难发现,无论是庆余年》,还是从前有座灵剑山》,最初都是在阅文旗下的平台开始连载,在长时间的打磨和积累人气的过程中,逐渐塑造成为IP。

从腾讯的角度来看,阅文的IP源头非常重要,它可以说是腾讯新文创生态里极为重要的一块拼图。从阅文的角度来看,其版权开发正从单纯IP授权向IP授权、联合投资与制作、自主开发授权的全版权运营策略转变,收购新丽传媒后加速了这一进程,但也面临内外诸多挑战。

所以,无论从腾讯的角度还是阅文的角度,都需要一位既懂IP打法,又熟悉新文创整体生态的管理者来盘活整个局面。这么一来,阅文的“换帅”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2

腾讯不再“佛系”?

当我们在谈论腾讯和阿里的组织架构和外在形象时,腾讯经常因为低调的管理层、“联邦自治”的管理结构、保守的公关策略而被认为是“佛系”的代表。这样的刻板印象在公司对外投资策略上尤其被加深,比如,腾讯的对外投资以战略投资为主,强调保持被投资/收购公司的独立性,有时并不着急并表。因此,我们可以从腾讯的财报中看到,其对外投资金额虽然与日俱增,不过并表者寥寥,这一点与阿里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我们认为,说腾讯“佛性”,恐怕是一种片面的认知。首先,与其说采取“联邦自治”的腾讯是“佛性”的,采取“中央集权”的阿里是“狼性”的,不如说它们一个采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另一个是“中心化”的管理方式。

其次,腾讯之所以多采用战略投资的方式,其意义在于不必凡事“事必躬亲”就可以实现战略布局,尤其是在腾讯的一些非优势版块,比如电商、出行、本地生活等领域,腾讯通过战略投资而非控股的方式就拥有了诸多“盟友”,双方形成了很好的协同作用。

而在其核心板块上,腾讯一直坚持的是“主控式”的思路。哪些是腾讯的核心板块呢,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看腾讯的组织构架。2018年9月,腾讯的内部架构由原先的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事业群,这六大事业群即代表了腾讯的主营业务、核心竞争力和发展方向,为其构建了牢固的护城河。

并且,腾讯对核心业务的主控在近两年有加强的趋势,这或许意味着腾讯正逐渐从“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向“自主控制”的身份转变。这样的转变也曾经出现在阿里身上,2016~2018年,阿里新增了很多大笔收购,包括收购银泰、饿了么、Lazada等等,其资产负债表与利润表一时间快速扩张。

那么,这一切会发生在腾讯身上吗?当然有可能,前面提到,腾讯对于核心业务的主控是不遗余力的。

当年,腾讯积极促成了腾讯文学对盛大文学的收购,合并后的阅文集团建立了网文行业的统治地位。

在线音乐领域,相同剧情上演。QQ音乐通过与酷狗、酷我的母公司CMC的合并,实现了快速崛起。在线音乐市场从从诸侯割据时代变成腾讯一统天下,合并后的TME于2018年登陆了纽交所,完成了酷狗、酷我上市的梦想。

而在腾讯核心的游戏领域,其实早在2011年,腾讯就将拳头公司(Riot Games)股权投资比例从22.34%增持至92.78%,并于2015年进一步增持至100%,使得拳头公司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

之后,腾讯的收购步伐慢了下来,主要以战略投资为主。腾讯的战略投资几乎遍布全球,在Epic、Supercell、Ubisoft(育碧)、Activision Blizzard(动视暴雪)、Paradox、Frontier、Miniclip等多家海外游戏公司持股,覆盖研发、发行等多领域。

不过,近期腾讯似乎加快了收购并表节奏。比如,腾讯在去年四季度,腾讯完成了对Supercell的并表。2020年初,腾讯还收购了北欧游戏公司Funcom。今年,腾讯如果继续收购游戏公司,也一点不让人惊讶。

在游戏行业下游,腾讯的“主控”步伐也是稳扎稳打。例如在游戏直播行领域,腾讯通过行使购股权,从而将公司在虎牙的投票权提升至50.1%。腾讯成为虎牙的控股股东后,预计将在今年上半年合并财务报表。腾讯还是另一家直播平台——斗鱼的最大股东,加上腾讯自己孵化的企鹅电竞,基本垄断了游戏直播行业。如果未来腾讯促成它们合并,这是不是和在线音乐、网文行业的剧情有许多相似之处?

其实,不管是战略投资,还是自主控制,都是一种资源的整合方式。腾讯之所以更倾向于选择战略投资,是因为它的优势是社交,也就意味着它的流量是溢出的。腾讯在与第三方合作的时候,是流量和资源的提供方,对方对腾讯是依赖的关系。因此,即便腾讯没有通过直接收购控股,双方也能形成稳固的合作关系。而腾讯内部独特的“赛马机制”,战略投资的方式似乎也更适合。其实,即使被腾讯收购,被收购方也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原有态势。

不过,在这个互联网的流量逐渐触顶的时代,互联网巨头们也面临着流量越来越稀缺的焦虑,留给它们的试错空间其实不多了。在这样的前提下,即使是“佛系”的腾讯,也要在战略投资和主控之间做抉择。所以,或许我们应该拥抱变化,拥抱一个不那么“佛系”的腾讯。

3

尾声

不管是并表Supercell、虎牙,收购拳头公司,还是这次阅文的管理层变动,种种事例,皆与腾讯“佛系”的刻板印象相悖。我们认为,与其说腾讯“佛系”,不如说腾讯克制。在其核心板块,腾讯始终坚持“主控”,保持核心竞争力;在非核心板块,腾讯通过投资扩大版图,腾讯在双方的合作中出谋划策和输送资源,与被投资方实现了双赢。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虽然腾讯一再打破“佛系”的印象,但并不意味着它正走向另一个极端。当然,依腾讯集团的复杂度与规模,也远不是一个或几个词语可以概括。我们认为,阅文此次更换管理层,体现了腾讯对其核心板块的一贯主导战略。阅文作为腾讯互娱极为重要的一块拼图,或将盘活“新文创”整个局面。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