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123 > 传奇sf123 > 玩游戏超过1000小时的人 无论男女 基本都被问候过祖宗和生殖器 正文

玩游戏超过1000小时的人 无论男女 基本都被问候过祖宗和生殖器

2020-05-24 00:41 来源:sf123整理
导读:谈到游戏领域,更多是给人一种带有直男标签的群体。游戏行业的垂直用户通常对准的是男性,为游戏入坑买单的也大多数是男玩家。以传统的FPS以及MOBA游戏为例,因为游戏机制和题材的原因,大多数女玩家不会倾向于这么硬核的游戏。所以不论是高端对局还是鱼塘匹配,女玩家

谈到游戏领域,更多是给人一种带有直男标签的群体。游戏行业的垂直用户通常对准的是男性,为游戏入坑买单的也大多数是男玩家。

以传统的FPS以及MOBA游戏为例,因为游戏机制和题材的原因,大多数女玩家不会倾向于这么硬核的游戏。所以不论是高端对局还是鱼塘匹配,女玩家就像大熊猫一样稀有。

这些数据只能表明女玩家的稀有程度,并不能直接说明在游戏技术上问题。相反,在一些游戏高端局中,常常能够看到有女玩家杀完菜鸡留下的飒爽背影。

如果你也曾经是个网瘾少年,深受剑三、天刀等网络游戏的荼毒,那么你也一定经历过组队开语音半数以上是女玩家的情况。或许那个刚刚带你打完副本,带你飞的大神玩家,说不定就是一个人美心善的妹子玩家。

虽然玩家的性别不是权衡游戏实力的因素,但“女玩家”这个群体似乎天生就多了一层特别的含义。有时会因为其稀有度被其他异性玩家所青睐。

当一位女性玩家在战地3中呼叫:“我需要弹药时”

不过有时被部分异性玩家疯狂针对。和女司机一样,女玩家在游戏中和小学生划了等号。在部分玩家看来,虽同是游戏游戏玩家,但潜意识里会把自己的水平和游戏接触较少的女玩家进行对比,让其为本局游戏的输赢而买单。这些歧视早和“实力”二字无关,似乎只要在游戏中看到一位女玩家,就会让这部分人自然而然地做出一些其他的负面联想。

现实社会中的问题往往会延伸进游戏世界世界中,并且因为介质的不同而发展出更为赤裸或微妙的形态。在游戏的聊天工具中时常可以看到辱骂和骚扰这种垃圾信息,而且更为严重。

在四月初Valorant开启内测时,游戏中存在的恶毒攻击、辱骂式聊天和性骚扰等各种畸形行为就络绎不绝。更多女性玩家群体开始为此发声,越来越多的人请求拳头公司重视这个问题。

上个月,Valorant的开发者Anna Donlon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了一段视频,表示她在游戏中受到了性骚扰,并声称今后设计组会致力于玩家们,特别是单排玩家免受这种侵害。但在最近,社交媒体上又接连出现了女性玩家受到恶毒攻击的音频。

在现实世界,这些问题很容易得到妥善解决;但在虚拟世界,加害者大多数时候很难得到应有的惩罚。

5月14日,twitch上的英雄联盟主播Marti曝光了一段她在游玩Valorant时的不愉快经历。当她在游戏中试图让两个队友不要做一些对团队不利的举动,但当他们听到Marti的女声时,反而变本加厉,最后她屏闭了语音对话并在twitter上写道:“他们在整局游戏中充分展现了性别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的嘴脸,我只是想好好地玩游戏,不要因为我是女生就这么对我。”。

据国外研究数据发现,在玩网游时,一名女性收到负面评价的几率是表现与她相同的男性的4倍。在输掉比赛后,技术不好的玩家对使用女声的实验玩家更有敌意——特别是在他们自己表现不好的时候。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甩锅”,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自己打的“菜”的原因。

根据研究的数据,在游戏实验中共有189个男性玩家在163场游戏中发了言。当实验玩家使用女声时,“她们”得到的称赞大部分来自玩得好的队友,而污言秽语则大部分来自比“她们”表现还差的玩家。

当然,这只是游戏中玩家恶毒攻击行为的浅层解读。而游戏中涉及到的语言以及行为上的性骚扰,纯属心理扭曲。没有实质的物理伤害,心理伤害又难以评估,游戏和网络上的骚扰事件更多的是不了了之。

从国服游戏的环境而言,女性玩家更多是被团队照顾。毕竟谁都想成为那个带妹上分的大神,而不是到处喷屎的键仙。

本篇文章只是指小范围现象,并不是开团所有游戏玩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