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123 > 传奇sf123 > 论BGM的重要性,盘点十位游戏配乐大师 正文

论BGM的重要性,盘点十位游戏配乐大师

2020-07-24 01:50 来源:sf123整理
导读:游戏能成为第九艺术,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融合了其他各大艺术形式,最终在游戏性之余为玩家提供了视觉和听觉的全方位体验,因此游戏的配乐也就是构成这全套视听体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语言不通也许会成为我们体验游戏的一大障碍,但音乐却没有国界,我相信优秀的音乐可

游戏能成为第九艺术,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融合了其他各大艺术形式,最终在游戏性之余为玩家提供了视觉和听觉的全方位体验,因此游戏的配乐也就是构成这全套视听体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语言不通也许会成为我们体验游戏的一大障碍,但音乐却没有国界,我相信优秀的音乐可以激起每个人灵魂的共鸣。所以今天就由歌单早已被各种游戏音乐塞满的配音君来和大家聊聊,我认为在游戏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十位作曲家。Let's a Go!

近藤浩治

光说这个名字,可能小伙伴们不一定对得上号,但这段旋律无论是不是游戏玩家都会无比熟悉:【1-1】。是的,这首《超级马力欧兄弟》的地上关卡音乐如今已经不止是游戏配乐这么简单,而是成为了流行文化的一个符号,和《超级马力欧》这个IP,和电子游戏这个领域紧紧相连,更是承载了无数人的美好回忆。它的作者,也正是任天堂的音乐掌门人——近藤浩治。

近藤浩治1961年在日本名古屋出生,从5岁时就开始学习电子风琴。1984年,就读于大阪艺术大学的近藤收到了任天堂招聘作曲和声音编程人员的通知,热衷掌机和街机游戏的近藤决定前往任天堂应征,而他也成了任天堂第一位负责作曲的员工。在短短一年之后,由他负责配乐的《超级马力欧兄弟》就迅速传遍了整个世界,开启了任天堂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实际上如果我们抛开8-Bit音乐的效果去发掘近藤浩治配乐的特色,你会发现他的作品大多会采用轻快的旋律,近藤曾表示,他早年间受到了日本作曲家渡边贞夫的启发,所以很喜欢爵士乐,因此也经常会在自己的作品中融入一些爵士元素。在1986年,任天堂推出了另一部日后成为统治级IP的作品——《塞尔达传说》。初代《塞尔达》的音乐自然也是由近藤浩治一手包办,这首经典的户外主题在这30多年间的每一部《塞尔达传说》作品中都得到了传承。直到N64时代早期,他都是一个人挑起了整个任天堂音乐部门的大梁,独自创作了绝大多数游戏配乐,这首已经被马造玩家玩坏的《滑行》就是《超级马力欧64》中近藤的得意之作。但在完成《塞尔达传说 :时之笛》的配乐之后,他也开始逐渐退居幕后,和情报开发本部的其他同事合作,或者担任音乐总监。不过这也不意味着他就此停笔,在之后的马力欧和塞尔达两大系列中,我们仍能听到由他创作的乐曲:

在神曲遍地的《超级马力欧:银河》中,他创作了《天文台上的罗莎塔(天文台のロゼッタ3)》,采用了其职业生涯中较为罕见的圆舞曲风格,给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既然提到了《超级马力欧:银河》,那配音君也想顺便跟大家聊聊本作的音乐核心横田真人,在2003年加入任天堂前,他曾为光荣公司做过多年的配乐师,配音君小时候最喜欢玩的《三国志曹操传》就是由他谱曲。《超级马力欧:银河》是马力欧系列首次大规模采用管弦交响乐,这在很大程度上就要归功于擅长制作交响乐的横田,这首《风之庭院(ウィンドガーデン)》,想必也正是世界各地的玩家关于《超级马力欧:银河》共同的美好记忆吧。

言归正传,到了Switch时代,近藤也没闲着,在《超级马力欧:奥德赛》中写了几首十分有趣的曲子,配音君认为这其中最能代表他特色的就是森之国这首俏皮的蓝调——《蒸汽花园(スチームガーデン)》。说到《超级马力欧:奥德赛》,最新一位接过马力欧系列指挥棒的久保直人也是在本作中采用了爵士乐黄金时代的30-40年代"摇摆乐"风格创作了主题曲《Jump Up, Super Star!》,继续传递着那份欢乐氛围。配音君相信总有一天马力欧还会启程,林克还会再度踏上征途,也希望在这些新的冒险中,我们能听到任天堂音乐团队为我们带来更多动人的旋律。

植松伸夫

可以说近藤浩治让电子游戏音乐走向了世界,而植松伸夫则让游戏音乐又上了一层楼,走进了金色大厅。他是《最终幻想》系列那些经典曲目的作者,被媒体赞为"电子游戏世界的约翰·威廉姆斯"。1971年,12岁的植松伸夫随意地弹了弹姐姐的钢琴,从此打开了音乐世界的大门。不过有趣的是他并没有受过专业的音乐教育,虽然小时候就有作曲经历,但最终考取了神奈川大学的英语专业。大学毕业后植松在业余乐队当过键盘手,还为电视广告做过曲。到了1986年,在东京一家音乐出租店工作的植松收到了为史克威尔创作音乐的邀请,植松原以为这只会是个赚外快的兼职,却没想到让他结下了和游戏音乐的不解之缘。

在史克威尔工作的第一年里,他先后为几部游戏作曲,但都没有兴起什么波澜。但到了1987年,他却和准备做最后一搏的坂口博信擦出了火花,以一部《最终幻想》一鸣惊人,让史克威尔一跃成为重磅游戏开发公司,也让植松伸夫坚定了继续在游戏音乐领域奋斗的决心。除了《最终幻想》系列和史克威尔公司内部的众多游戏作品之外,他还曾在1995年接替患病的光田康典完成了《时空之轮》的配乐。而在2002年,史克威尔的另外两位作曲家福井健一郎和关户刚成立了"黑魔导士乐队",并邀请植松加入,他们一起基于最终幻想系列偏古典交响的乐曲做了前卫摇滚式重新编曲,而它们的音乐也收录在了动画电影《最终幻想VII:降临之子》中,一时传为佳话。

在2004年,植松伸夫离开史克威尔并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公司,但仍然以自由作曲家身份继续参与《最终幻想》系列的配乐工作,只是相对来说并不如以前活跃。此外他也应同样离开了SE的老朋友坂口博信的邀请为其开发的《失落的奥德赛》等多部作品谱曲,也能听出植松的曲风十分多变,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最终幻想VIII》的主题曲《Eyes On Me》是由王菲演唱的,JRPG和中国歌后强强联合,也让游戏业界又多了一首神曲。不过到了2016年发售的《最终幻想XV》,SE最终还是选择了另一位传奇音乐人,而她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说的——下村阳子。

下村阳子

下村阳子和音乐,尤其是电子游戏音乐的不解之缘始于1988年,那时自幼学习钢琴的她刚刚从大阪音乐大学毕业,出于对游戏的热爱,她不顾家人反对向多家电子游戏公司投去了简历,并最终通过面试加入了卡普空。

在卡普空工作期间,她先后为包括《街头霸王2》在内的多部游戏谱曲,其中就包括这首《Guile》。而在1993年,她转投史克威尔,并在1996年迎来了她事业的转折点——为《超级马力欧RPG 七星传说》配乐。这部在日后成为《纸片马力欧》和《马力欧与路易吉RPG》两大系列源头的作品在当时颇受好评,并为下村阳子带来了更多机会。1999年,《圣剑传说 玛娜传奇》发售,由下村阳子谱写的主题曲用神秘凄凉的钢琴旋律引出了如泣如诉的弦乐主旋律合奏,紧接着打击乐的加入又让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然而就在到达高潮的瞬间,主旋律又戛然而止,只留下钢琴轻轻重复主旋律,让人回味无穷。下村阳子自己也表示,这是她个人最满意的作品。

到2002年,下村阳子又一次走到了职业生涯的转折点。这一次,是史克威尔和迪士尼携手推出的《王国之心》。《王国之心》系列的众多曲目展现出了下村阳子扎实的音乐功底,其中的音乐元素包罗万象,囊括了众多不同曲风,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又一场听觉盛宴。不过《王国之心》也是她最后一次以史克威尔员工的身份参与音乐制作了,下村阳子在2002年离开史克威尔成为了自由音乐人,不过之后仍然应邀为六部《王国之心》系列和全部的《马力欧和路易吉RPG》系列做了配乐。

当然,Switch玩家更熟悉的可能就是她为初代《异度之刃》所写的那些经典曲目了,在主界面标题曲中她也采用了和《圣剑传说》类似的结构,由钢琴逐步引入管弦,然后戛然而止,再用小提琴和钢琴分别重新强调主旋律。就这样,又一首神曲就诞生了。不过比较遗憾的是下村阳子并没有参与《异度之刃2》的配乐工作,而接替她的,又是一位神曲频出的优秀作曲家——光田康典。

光田康典

说起来,这位光田康典和前面两个作曲家都有不少关联,当年他就是由植松伸夫亲自面试加入的史克威尔,而后来他也参与了初代《异度之刃》的配乐工作,谱写了结尾曲《Beyond the Sky》。

实际上,生于1972年的光田康典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音乐教育,但在高中时,他受到《银翼杀手》等电影的影响,立志成为作曲家为电影配乐。尔后他独自前往东京,在短期大学进修谱曲和编曲,并在一位老师的推荐下给史克威尔寄了自己写的曲子。最终得以在1992年加入史克威尔,成为游戏音效设计师。然而两年后光田逐渐不满于这个职位,并最终向时任史克威尔副总裁坂口博信抱怨:"再不让我作曲我就辞职!"于是坂口将他调到了自己正在带领的游戏开发团队中让来他负责配乐。这部游戏最终在1995年面世,这部云集了《最终幻想》之父坂口博信、《勇者斗恶龙》之父堀井雄二、《勇者斗恶龙》人设师兼《七龙珠》作者鸟山明等众多大神的游戏作品就是——《时空之轮》。

初代《时空之轮》的配乐受限于SFC机能未能有效表现出光田康典丰富多彩的配器思路,不过已经用动人的旋律征服了众多玩家。尔后在1999年,史克威尔又在PS平台上推出了续作《穿越时空(又译作超时空之轮)》并得到了一致好评,甚至还在GameSpot上拿到了罕见的10分。光田在音乐中加入了自己擅长的凯尔特调式来模仿中古风格,为游戏领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体验。不过这个时候其实光田康典也已经离开史克威尔成为了自由音乐人,并在之后参与了多部游戏的配乐,甚至还为动画《黑执事》写了不少曲子。时间一晃来到2018年,《异度之刃2》在Switch平台上发售,也让玩家们再次记住了光田康典那优美的旋律。其中最经典的可能就要数《Elysium, in the Blue Sky》和结尾曲《One Last You》了,在简单的吉他和弦中,Jen Bird清澈的声音宛如将一路故事娓娓道来,而随着打击乐强势切入,曲调也直接转入高潮,将全部情感爆发出来。再加上高桥哲哉亲自创作的歌词,最终为我们呈现出了一个浓缩了第九艺术的华美谢幕。

山根美智留

前面我们说了好几位为多个系列作品谱曲的作曲家,但接下来这位却和一个系列藕断丝连了几十年,并在多年之后为其名义上的精神续作实际上的正统续作继续创作了优秀的配乐,她就是《恶魔城》铁三角之一,山根美智留。

说起来,其实山根美智留也并不是只给《恶魔城》系列做过曲,但没办法,《恶魔城》的烙印实在是过于强大了。她自幼学习电风琴和钢琴,主修古典音乐。并在1988年加入科乐美公司,成为职业游戏音乐制作人。在为一些知名度并不太高的作品谱曲之后,1994年的《恶魔城:血族》给了她全新的机会,这个吸血鬼主题和她擅长的古典音乐风格一拍即合,而这也是山根美智留首次独立担纲整部游戏的音乐制作。有了这次的经验,1997年的《恶魔城:月下夜想曲》获得了巨大成功,也宣告了恶魔城铁三角的成立。

在《月下夜想曲》中,我们能明显感受到山根美智留扎实的古典功底,一首《木雕变奏曲(木彫パルティータ)》用木键琴把巴赫式的巴洛克旋律玩的炉火纯青。不过在《恶魔城》系列之后,山根美智留确实少有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直到2019年,她和五十岚孝司再度合作,推出了《赤痕:夜之仪式》。虽然少了小岛文美的人设,但玩家还是能从音乐中感受到,恶魔城,还是那个味。

目黒将司

除了和系列绑定的作曲家,其实在游戏业界还有一位和某个公司几乎所有作品绑定的音乐家,那就是Atlus和目黑将司。

1995年加入Atlas Period(Atlus原公司)的目黑将司在1996年的《女神异闻录》初代就首露锋芒,并伴随着《女神异闻录》和《真女神转生》系列一路成长。目黑将司的曲风以摇滚见长,但也十分喜欢尝试新风格。比如在前不久登陆Switch平台的《凯瑟琳:Full Body》中,他就把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等等名曲都玩了个遍。

不过相信玩家们印象更深刻的应该就是《女神异闻录5》及其两部衍生作品中那些充满爵士风格又不失流行风味的乐曲了,尤其是战斗曲《Last Surprise》,将各种风格完美融合在了一起,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不过关于《女神异闻录5》的音乐,据说目黑将司曾经表示,是因为日本人英语水平普遍一般,所以全部采用英文歌词避免玩家分心。这个理由……不愧是你啊。

Russell Brower

其实和游戏公司绑定的作曲家也不止目黑将司一个,让我们把目光放到全世界,来看看电子游戏业界的另一大巨头——暴雪。

在影视界三捧艾美奖的美国作曲家Russell Brower早年曾在迪士尼做主题公园管理,但那时候还年轻的他想要更多挑战,于是进入了游戏音乐行业。并最终在2005年加入暴雪娱乐,之后为《魔兽世界》创作了总长度达82小时的原声音乐,涵盖从《燃烧的远征》到《军团再临》的每一个资料片。此外还主导了《暗黑破坏神3》和《星际争霸2》的全部音乐创作,并先后担任了《守望先锋》和《炉石传说》的音乐顾问,《魔兽世界》制作组早期对于"身临其境"的推崇对Russell产生了很大影响,他会用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去对应表现不同的场景,其中最为中国玩家喜爱的应该就是《熊猫人之谜》资料片中那些将中国风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乐曲了,且不谈开场CG这首《Why Do We Fight(怒拳为谁握)》,配音君认为最出彩的当属这首《Way of the Monk(武僧之道)》,每次听到这弦乐映衬下盘旋上升的竹笛和长笛就如同我们在亲自攀登昆莱山造访影踪禅院,在曲子后半段加入的人声更是仿佛让我亲眼看到了武僧训练的场景。

当然,要说Russell的巅峰之作,当属《巫妖王之怒》中的这首《Invicible(无敌)》,人声和管弦结合之下,史诗感油然而生。不过遗憾的是,在2017年,Russell Brower宣布离开暴雪,近几年也未见新作。希望这位在一定程度上"打造了另一个世界"的作曲家今后还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吧。

Jeremy Soule

前面说Russell Brower的音乐以史诗感见长,而接下来这位几乎就可以说是"史诗音乐专业户"了。Jeremy Soule于1975年生于美国,在年幼时就对交响乐产生了兴趣并开始学习钢琴,到上中学时,他在玩游戏时产生了一个感觉,那就是"如果能辅以优秀的音乐,那这些游戏将带来更好的体验",于是在高中毕业后,他就写了几首曲子录成磁带分别寄给了卢卡斯娱乐和史克威尔公司,并很快得到了史克威尔的认可,获得了为《艾薇莫的秘密》配乐的机会。这部作品在当时颇具创造性地将环境音效融入了音乐本身,并采用了更加圆润的管弦音色。后来Jeremy Soule坦言,其实这部作品是受限于当时技术水平的无心插柳之举,但却对他后来的作曲产生了一定影响。

在那之后,Jeremy Soule与Chris Tylor合作完成了《横扫千军》的配乐工作,并于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公司,在几年间先后为《激战》系列、《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英雄连》、《哈利波特》系列等诸多游戏配乐,不过真正让他大放光彩的,当属《上古卷轴》系列。

在开发《上古卷轴3:晨风》时,B社就找到了Jeremy Soule,并请他创作了新的主题曲。这次合作为《上古卷轴》系列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这首主题曲也是先从《晨风》中悠扬的交响管弦变成了《湮灭》里恢弘的铜管乐,再进化到《天际》那粗犷豪放的打击乐+人声合唱,甚至2018年E3《上古卷轴6》这个一图流预告都干脆又用铜管乐换个花样变奏了一遍这段旋律。人们在提起这个系列时大概也很难再想起前几代的音乐了,光这个主旋律就能用一辈子啊。

Jesper Kyd

其实在系列游戏中沿用主题曲也算是常规操作了,但能不是自己配乐的游戏继续沿用自己做的主题曲,想来也会是游戏作曲家的一大幸事了。Jesper Kyd就是这样一位作曲家,他创作的几首曲目已经和一个经典的系列游戏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丹麦作曲家Jesper Kyd早年曾经和他人合作创作Demo,尔后转投游戏配乐,并在2000年为《杀手:代号47》作曲,之后的三部续作也同样是由他配乐,不过相信更为玩家熟知的当属2009年的《刺客信条II》。虽然2007年发售的初代《刺客信条》就已经是由Jesper Kyd谱曲,但最终游戏销量实在有限。而两年之后,一首《Ezio's Family》让无数玩家记住了这个风流帅气的意大利刺客大师,记住了威尼斯屋顶的紧张追逐,也为《刺客信条》系列增加了一个极富辨识度的标志。

经配音君粗略统计,自2012年《刺客信条3》Jesper Kyd卸任,到2018年《刺客信条:奥德赛》发售,这6年中7部《刺客信条》正传作品除了2013年的《黑旗》之外,六位不同的作曲家全部都在主题曲中用不同的方式融入了《Ezio's Family》的变奏。而且据外网消息,Jesper Kyd也将在最新的《刺客信条:英灵殿》中回归,继续为已经走出去很远了的这个系列配乐,真的是让人充满了期待啊。

Gareth Coker

最后这位作曲家稍微有点特殊,他是今天提到的所有作曲家中最年轻的,也没有配过多少人尽皆知的大作,但却是配音君认为将游戏音乐这门艺术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

Gareth Coker在2011年为独立游戏《势头(inMomentum)》配乐,并结识了游戏设计师Thomas Mahler,他们一拍即合,提出了用配器来表现游戏区域的全新理念,而最终的成果,就是2015年发售的《精灵与森林》。在《精灵与森林》和续作《精灵与萤火意志》的评测视频中我们曾经提到过这个用配器表现区域的概念,既采用"符合气氛"的乐器来配合相对应的游戏区域主题,例如《精灵与森林》中著名的【银之树】关卡,从我们一路顺着巨树攀爬时听到的轻灵木琴,到最终净化完成逃脱时恢弘汹涌的管弦合奏在背景中衬托出钢琴的强劲主旋律,让这些段落都成了游戏史上永恒的经典。

而除了Ori系列之外,他也曾为《我的世界》、《方舟:生存进化》、《暗黑血统:创世纪》等游戏配乐,此外今年的《Dota2》TI10音乐包也是Gareth Coker的作品。配音君也相信这位年轻的作曲家在未来还会为我们带来更多优秀的游戏配乐。

以上就是今天配音君为大家介绍的10位游戏作曲家了,不过在文章结尾,配音君还想再简单分享一下四位特别嘉宾,他们分别是国内作曲家骆集益和周志华、美国作曲家Andreas Waldetoft和德国作曲家Hans Zimmer。

骆集益和周志华这两位老师是《仙剑奇侠传》和《古剑奇谭》系列的主配乐师,国产游戏的那些高光时刻,都少不了这两位的功劳。

Andreas Waldetoft是Paradox 公司的首席作曲家,为P社谱写了从中古到未来,覆盖各个历史阶段各种音乐风格的优秀配乐,也是配音君歌单里占比最大的一位。

最后就是Hans Zimmer了,这位好莱坞当红电影配乐师其实也有过优秀的游戏配乐,也正是因为他的优秀作品,让《使命召唤6》成为了系列中大片感最强烈的一部(甚至在游戏中还有致敬《勇闯夺命岛》的桥段和音乐)。

好了这回是真的结束了,那么小伙伴们最喜欢的又是哪位大师的作品呢?或者说,还有哪位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游戏作曲家我们没有提及呢?如果有的话,你也可以跟我留言互动哦。

推荐文章